<tt id="wfa6g"></tt><tt id="wfa6g"></tt>

<tt id="wfa6g"></tt>
    1. <cite id="wfa6g"></cite>
        搜索
        查看: 3047|回復: 0
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我欲乘風歸去

        [復制鏈接]

        309

        主題

        309

        帖子

        565

        積分

        高級會員

        Rank: 4

        積分
        565
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樓主
        發表于 2018-8-5 20:06:22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        我欲乘風歸去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 我欲乘風歸去

          ——帶雨的云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   

          “我欲乘風歸去”

          耳旁風聲習習,腦袋昏昏沉沉。手上拽著兩根繩子頭,像是在半空中滑翔,在云間飄蕩。也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,白茫茫一片。偶爾有些閃爍的光斑,光斑眨巴眨巴,紫藍紫藍。

          繩子的那頭,系著塊色彩斑斕的彩綢,唰、唰、唰地飄著、飄著。他有些害怕,緊緊的拽緊了繩子頭。

          忽聽見沉沉的聲音:“我欲乘風歸去,只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!”是李白的詩?是蘇軾的詩?他記不清楚了。也許是李白先生的詩,也許還是李白先生自己在朗朗吟誦呢!

          兒時他曾幻想過得到一條神毯,想去哪里便能夠去哪里;始終沒有得到,只是夢到過。難道這色彩斑斕的彩綢就是神毯?

          許多年過去了,他懷疑,難道自己又作起了那樣的夢?他睜大眼睛看看周圍,自己并不在床上。那么說,他真的是在空中飄蕩著。他不太敢相信,都不惑之年了,竟輕而易舉得來了這條會飛的神毯。

          聽說咬咬手指,看看痛不痛就知道是不是夢。他輕輕地咬了食指,痛的。再咬中指,痛的,再咬無名指小指和拇指,也痛的。他很高興,不是夢。可他還是半信半疑,便又一個個手指重咬一遍。啊!真的不是夢。

          他把繩子頭拽緊了又拽緊。像是許久了,已經飄到哪兒了呀,什么時候才能到要去的地方呀?他拼命的想,可惜想不起來,為什么不好好在家呆著,為什么要飄到這里來。

          他又聽見了吟誦聲,只是變得低沉低沉:“我欲乘風歸去,只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”。他心里默默的跟著念: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;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”

          突然他有點怕,想回家,雖然家里吵雜,畢竟是自己的生養之處。可這里卻茫茫一片,不知前面是哪里,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,離這里有多遠。

          他悄悄的往下望,茫茫一片。啊!他看見了,那一定是他的家園。黑乎乎的,許多黑黑的小點點在蠕動,像是許許多多的螞蟻。還有許許多多紅彤彤的東西在搖動、晃動、流動。

          那黑的也許是螞蟻,成堆成堆,成片成片,成串成串,慢悠悠地蠕動著。看來全是工蟻和兵蟻,不知道是為自己過冬,還是為它們的蟻王奔忙。

          它們駝著的是什么東西呀?有的往這邊駝,也有的往那邊駝,一片忙碌和慌亂。他突然想起句了那句戲里的詞:“密匝匝蟻排陣,亂紛紛蜂蝶爭,急攘攘搶血蠅”。

          喲,還有搶奪的,搶那些它們駝著的東西。喲,還有格斗,拼搏,廝殺的。也有受了傷只能微微蠕動著的,也有已經死去匍匐在地下一動不動的,還有它們零散的肢體。

          再仔細看,紅紅的一片,似乎是一片海洋,怎么海洋是紅的?是血還是染紅的布、染紅的紙、染紅的河水?似乎是海水在奔騰翻滾,只是離得太遠,看起來也像是在蠕動著。黑色和紅色交織著,較量著,又如同黑色的土地上,流淌著點點、片片、攤攤紅色的鮮血。

          又是一陣沉悶的嘯吟聲,只是變得更加嘶啞了:“我要乘風歸去,只恐瓊樓玉宇……”,飛吧,飛吧,飛得遠遠的、遠遠的,便到那個不勝寒的地方去!怕什么寒,至少是一片寧靜,沒有這里的喧囂、吵雜和凄厲。他忽然想起了那詩句:“便去綠楊蔭里聽杜宇,一聲聲道不如歸去也!”

          他還是迷糊糊,還在飄蕩著,只是心里有些焦躁。漸漸地,他聽見了越來越鬧哄哄的聲音,不知道是不是快要到了。怎么?不勝寒處也一樣的鬧哄哄?聲音越來越大了,像是喇叭的喧嘯聲,怎么,那里也有喇叭嘯叫?

          忽然,他清清楚楚的聽到了嘯叫聲:“場緊急集合!緊急集合!集合!集合!”他聽到了捶門的聲音:“場緊急集合!緊急集合!集合!集合!”還有哨子尖利的嘀嘀聲和皮鞋奔跑的咔咔聲。

          他突然翻身起來,白癜風不同癥狀治療方式也不同睜開眼睛,用手背在眼睛上來回揉了兩遍,原來他沒有去什么地方,還是在自己的竹板床上。

          他一轱轆翻身下地,襪子也沒顧得上穿,把兩只腳捅進鞋底已磨平了的塑料拖鞋里。他還在這地面的茫茫之中,確實,確實他還在這茫茫之中。

          他似乎又聽見傳來嗡嗡的吟詠我國著名白癜風專家北京哪家好聲:“我欲乘風歸去……”。已經不太清晰了,可能是回音,象是同時從四面八方傳來了“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”的回白癜風患者癥狀有哪些及其原因音。

          他徹底蘇醒過來了,急忙把地下的那個瓶撿起來,打算丟出窗外。他突然縮回手,把藥瓶塞進了口袋里。他想到“自絕于人民”,想到“頑抗到底”,想到“帶著花崗巖腦袋去見上帝”的申斥。他不敢丟出窗外。

          他胡亂抓了件衣服穿上,也顧不得衣服穿反了,趔趄著沖出房門,又沖下樓梯去。

          他還在天旋地轉,像是還在上空飛騰。他跌跌撞撞、踉踉蹌蹌的下樓梯時,一個嗝冒出來一股酒氣。那是女朋友從前來時剩下的。他當成了藥引子,用酒做藥引子藥力一定會大些,時間快些;他懷疑自己怎么還活著。他用力往外呵氣,

          ——這是撿來的一本日記,封面上是李白的詩:“向使當初身便死,人身真偽誰復知?”

          一段動人三魂六魄的記錄,挺有詩味,經過整理,改了人稱,借以消閑。

          
        回復

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    長春之窗

        長春之窗是網民了解長春的網絡窗口,同是提供長春地區百姓生活分類供求信息的門戶網站,同時提供長春網站建設、長春網站設計,我們將逐步的完善網站分類信息資源;

        長春之窗二維碼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• 工作時間:早上8:00 - 晚上5:30
        • 投稿聯系:13624467185(微信同號)
        • 反饋郵箱:5053050@QQ.com
        • 公司地址:吉林省長春市亞泰大街與自由大路交匯五環國際大廈1408室

        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CCZCC! ( 吉ICP備2021009740號-8 )

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捕鱼app